【骸受中心(必須)慎】 蜃景花

>>10+直男27設定
>>雖然說是骸受中心但是會不會更像隱6996?


佈景里沒有細草微風,周身那種莫名的濕潤水草的氣息一定是錯覺。
已經太久沒有這樣見面,或者說,是從來不曾。
看起來已經稍微成熟了一些卻仍然怯弱的女孩緊握三叉戟的手有些顫抖。
他垂下眼簾,不知是希冀還是雀躍。

三秒鐘的準備時間其實並不長卻凝聚了足夠的勇氣和難以言明的心意。
“骸大人,歡迎回來。”
微笑。
他向少女伸出手的瞬間,眼前纖弱的身影猝不及防地湮沒成灰,綻放漫天的蜃景紅蓮。
就這樣再度被恣肆的孤獨包容。



蜃間花 BGM:煙花易冷-Jay


#01
當身體被冰涼的玻璃容器禁錮時,那些白的紅的橙的小魚會百無聊賴地打轉來消磨已經沒有多大實際意義的時間和生命。他在那個時候會慶倖自己可以不時的開個小差借用別人的身體去觸摸那個曾經屬於自己的溫柔世界,陽光明媚,鳥語花香。
總不至於太可悲,太孤獨。


再次看到那個人的時候他覺得有些莫名的蒼涼。
那個人已經不再遇到什麽事情都脫口而出“做不到的啊。”,已經不再用那種顫抖而微喜的聲音對自己說:“骸,你回來了。”
少年時的那些彷徨、恐懼、不甘、掙扎,如今化作一雙澄清如斯的瞳,些許的無奈和寂寥,而更多的是包容,對強加于身的責任,對任性胡來的世界。
他暫時撇開雪白的公文紙張堆砌成的小山給雨守和嵐守批公假的時候,骸不禁笑著調侃他那習以為常的表情,只得到一個淡淡的笑容。
 骸走過去用手環住他,將自己的臉埋入那溫暖的胸懷,從來不覺得自己需要依靠,卻莫名地依戀這樣的平靜和安定。 
“陪我出去走走,好嗎?”
骸感覺到他的手無可奈何地摩挲著自己的頭髮,曲綫優美的下頜抵在冰涼的額上,每一個字句都是藕斷絲連的致命溫柔。
“抱歉,骸……我還有很多事要做。”
苦澀即使過了半個世紀也依舊是一個味道。
優柔不改,從來不會推開自己,明明自己就是這麼狡猾地打著小算盤。


爲什麽不可以。


他咽下壓抑已久的話語,抬眼看到桌上黑色相框裡少女那慘白怯弱的微笑,揪著心臟仿佛要滴出血來。
“彭格列,幫我訂張機票好么?”


包容,卻,不是認同。

果然是你的風格呢。




#02
六道骸站在凌晨5点的微亮里打开手机编辑短信。米約大橋冷冷的色調和飄渺的雲霧讓自己仿佛置身于世界構築出的又一個完美幻境。他將上半身微微傾斜,讓那些雲霧不帶一絲力道地肆意纏上頸項。


我去陪你好嗎? 按下確認鍵打開收件人列表,通訊錄里空無一人。



六道骸闷笑几声然后松手让手机滑落坠入黑暗,很久也没有听见预期的碎裂声。
他转身巧妙地避开身后白发男人伸向他侧腰的手,束好的长发滑出一道柔光,弯出完美角度微笑的嘴角:“先生,适可而止喔。我現在對花花草草之類的可沒有什麽興致喲。”






#03
日本淅淅瀝瀝的冷雨讓他莫名地懷念從前的爛漫櫻花。雖然櫻花之下出現的會是一個遍身鮮紅的嗜殺小鬼。
他以為那個黑髮的冷冽男人在看到濕淋淋的自己的時候會有很多諸如厭惡憎恨嫌惡的表情,更有可能的是直接亮出武器就地咬殺。
然而雲雀打開門的時候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發地扔給他一塊白色毛巾。
他坐在沙發上用柔軟的毛巾揉著頭髮的時候有些憋悶。
“我沒事。”
雲雀端起茶呷了一口眼都不抬。
“沒事你會來這裡幹嘛。”
攢著毛巾的手不易察覺地緊了緊。
“雲雀,我想在這裡待一陣子。”
“隨便你。”



後來的幾天他都逼迫著自己吃和食,然後半夜胃絞痛一直失眠到清晨。
再過幾天他開始覺得吃什麽都沒有辦法消化,只喝一點點自己偷偷熬的稀粥也會在半小時后吐出來。
雲雀什麽也沒說。
他覺得雲雀像是在觀賞一場凋零。

腦際一片混沌,胃袋從未消停。
有時候他會看見云豆在窗臺靜靜地看著他。
有時候他甚至覺得那是一隻禿鷲在看著一席盛宴。


不知是第幾次痛得昏過去又醒過來,他看見雲雀居高臨下冷冷地看著自己。
窗外漆黑一片。
這是第幾個白天之後的夜晚?
然後他聽見雲雀的聲音。
“你要消沉到什麽時候。”
他張嘴想說話,卻猛地咳了起來。
“那個少女的事情,你很在意?”
“咳……咳咳……”他掙扎著笑了笑,“你在說什麽……她不過是一個容器罷了……如果我想的話……咳……用你的身體也可以喔……”
臉上重重地挨了一記。頭髮被扯著將身體拉起來。
“你到底想逞強到什麽時候?”
“……”

他想用沉默激怒雲雀。他想讓他快點結束自己的痛苦。內臟在翻騰,灼熱得像是要燒穿皮膚。
抓著他頭髮的手鬆開了,身體被用力地禁錮在他人的懷中。
“就算你哭出來也不會有人同情你的。”
仍然是那樣平靜的聲音。
他很想知道這是否算是一種溫柔。



“雲雀,人的話,餓了五天就會死對吧……”
“雲雀,我覺得自己的內臟快要燒壞了……”
“雲雀,和食真的好難吃啊我吃不慣……”
“雲雀,我其實真的好困可是睡不著……”
“雲雀,我又被彭格列拒絕了……”
“雲雀,如果我說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習慣一個人的世界會不會很假……”
“雲雀,……”
“蠢話說完了嗎?”

他突然什麽也說不出來。
他說不清那個少女究竟有什麽特殊。
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有那樣執著的念想。
他更不知道自己爲什麽總是在這種七葷八素的時候想起雲雀恭彌。
他突然有些愧疚。
對方的氣息逼近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全身都在燒。
燃燒殆盡。
對不起。
我能給你的,也許只有一場蜃景花。




-Fin.




很好它爛尾了 =___,=【摳
前後隔了四個多月好憋屈……
你竟然看到最後了我好崇拜你TwT 【喂

题目 : 家庭教师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閒庭信步
本blog內一切原創圖文未經許可嚴禁轉戰。 二次F向創作非商業用途 僅供同好交流。
閒庭信步
paranoia_

祁末弥_

Author:祁末弥_
>> rhym / 祁末弥_


>>禦姐控/偽娘控/眼鏡控/領帶襯衫控



>> 提子聯盟成員.



>>英勇無畏就是要肉搏
—— 我的悲痛都是火星 - =



>> 節操是個好東西
——它真的很好吃 【靠



>> 不要什麽都往鍋裡扔
——希望明天桌上的青菜湯里綠的不是青椒紅的不是番茄【我是認真的.



>>本命:
Lockon × Tieria
1869
1818



>>同好交流歡迎


>>雷區:
逆本命的大多數雷 拆本命的一律雷 = =|||



>>深水魚打撈
LOLI小白恕不接待
自來熟出門左拐

懶人咩身上要起霉了
夢話發芽之地
通往不明之處
年年月月荒廢之時
物以類聚人要群居
胡言亂語唧唧歪歪
這么可愛踩壞了不好.
要愛護花花草草及土豆呦~ 【咦?
同萌群聚邀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淨化
要相信它一定可以連上的 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