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臆想39题 // 24.界限模糊

滋生于对天野娘身高差的怨念 = =
口胡就算169这个数字有着美好的谐音与歧义【何?】吾也实在难以接受这个海拔高度...
吾说天野娘吾忍乃很久了您老人家那句“XX酱”不是逼吾暴走么么么么???【轰!
【正直状】于是这文[划掉]好像[/划掉]真的是云骸,也许吾最近/只/是/有/点/无节操而、已。【喂!

也许很崩坏很狗血... 食用请慎之又慎XDDD~




感觉上的时间随随便便就错了乱了。
唯一的重要的好像失去了又好像回来了。
舍不得死掉又耐不住索然。
我和你的界限,早已模糊。


“这孩子就托付给你了。”凤目微扬,笑意盈盈。
当从那个优雅端庄的女人口中听到这句意义不明的话的时候,六道骸苦笑了一下抱起那个还没有自己的一半高的男孩。
真希望这句话是在十多年后由她说出——
在这孩子长大以后。


怀中的小男孩斜瞟了他一眼,凤目星眸,和那女人简直一摸一样,圆圆的小脸稚气未脱,胖胖的小手一伸便拽住了他脸侧的长发。

“放我下去,否则咬杀!”




界限模糊 BGM:SEAMO-MOTHER



如果可以的话六道骸真的不想承认自家的孩子是个重度面瘫。
不过现在还有让他更为头大的事情——为何别家的小孩都怕黑怕孤独而自家的情况却是如此诡异。


六道骸抱着一只巨大的凤梨布偶站在房门前笑得一脸慈祥。
尽管这对于平日吊儿郎当惯了的他来说十分之勉强。
然而只换来小恭弥的一个白眼。

“做什么?”

“呐/恭/弥/酱/你晚上就安心睡吧,有爸爸陪着你呦~”灿笑。

“滚。”面无表情。

“这孩子真是认生呢哭忽忽忽~[划掉](喂你确定这“慈祥”的笑声没有问题么?)[/划掉]来,叫声‘爸爸’这个玩具就送给你哦~”

小恭弥的视线由布偶斜向上移了大约69cm,停在了六道骸脸上——明显是代表“你是白痴么”的眼神。
然后六道骸死皮赖脸地晃了晃头上的几撮毛笑眯眯地表示“不是白痴是凤梨唷~”



从那以后六道骸的生活便有了新内容。
比如说,每天清晨醒来时独自躺在空荡荡的床上,抬手一看便总有两排绛红的牙印。
他甩甩手叹口气,也许自己真的是有恋子情结,搂着恭弥睡觉的时候总觉得安全感满载。
当然,后者并不情愿,于是齿痕便很好地印证了所谓的“咬杀”。

要从儿子身上找安全感,六道骸你他妈真像个失业妈妈。



在“捡回云雀恭弥X周年纪念日”的那天,六道骸拿出一个沉甸甸的盒子。
黑发少年不屑的目光在触到盒子里的东西时明显地颤了颤,然后转为嗜血的幼兽般兴奋的光芒——
冰凉的铁器泛着华贵的金属冷光, 浮萍拐。

果然死麻雀你无论投胎多少次都不会忘了长一双只用来瞟人瞪人的凤眼;
不会忘了人生观座右铭一般的“咬杀”;
不会忘了你那人挡殴人神挡抽神的破拐子。
——唯独忘了的,就是我?

六道骸突然有些落寞,虽然他明显感到这十年来从未有过的,那个人的喜悦。
因为他没有如往常一般张口便是“死凤梨”。
少年拿起拐子,挑高一道眉毛——
“那我便收下了,母亲大人——”
“…………”凤梨叶子颤抖了一下,“……叫爸爸!”


六道骸像一个看透命势的巫婆一般看着云雀恭弥进入了并盛中。
然后便有了拎着大白菜小白菜站在并盛中外等待的习惯。
一种不厌其烦的等待。
哪怕只是站在校园的护栏外端详这座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学校,也可以看到许多过往的画面在眼前回旋。



“咬死你哦。”一半像是威胁,一半像是恶趣味的玩笑。
模糊不清,却又一度让他沉沦的微笑。
忘了挣扎。

六道骸已经很久没有用过那只眼睛了,所以说这个,难道就叫做“回忆”?



“这位太太,儿子上中学了的话不要接他会比较好哦~所以来喝杯酒怎么样呢嗯?”
红头发黄眼珠,花花绿绿的流氓他六道骸见多了,或者说他做地痞山大王的时候这些小子没准还是些细胞呢。
虽然是曾经了。
但是打扰了我的“回忆” ,可真让人生气呦,哭忽忽忽~
六道骸转脸,微笑。


然而有些事总是发生得猝不及防。


——“扰乱并盛风纪者,咬杀。”
站在黑发少年的背后,六道骸这才发现自家的儿子已经长大了。
身材高挑而略显瘦,但坚定的背影和宽阔的后背让人莫名地想依赖。
所以当对方哭喊着“啊是云雀恭弥!”而抱头鼠窜之后,六道骸立马像块黏糖似的巴了上去一个劲地蹭。

“恭弥你是来救我的吗呜呜妈妈我好感动~[心]”
“……把你的大白菜拿开。”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啊你。
“不要岔开话题嘛/恭/弥/酱/~”继续蹭。
少年拧起眉毛,一个肘击过去将他打开。“更年期的话就不要随便发情。”
“……你干嘛不准我和别人聊天嘛……”坐在地上顺便挤两滴猫泪。
黑发少年走过去,揪着他头上的凤梨叶子让他可笑的泪眼盈盈的目光与自己的相接。

“你的笑容,只属于我一个人。”


面部表情僵化,六道骸突然觉得有两个身影在这一瞬间重合。
好像真的,回来了。


在很久很久以后,六道骸突然开始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先下手为强,以至于现在不但没让他变成“六道恭弥”自己反倒成了“云雀骸子”。


“上辈子欠我一条命,这辈子用你的一生来还。”

“死麻雀原来你都记得!劳资洒了多少保鲜剂才活到你长大结果还被你压!天地良心保佑你祖宗六十九代啊!”

“有什么意见吗?”指尖掠过他的下颌,黑发的少年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咬死你哦。”


太久的时间模糊了等待。
手上那排小小的齿痕早已不在。





-Fin.

题目 : 家庭教师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閒庭信步
本blog內一切原創圖文未經許可嚴禁轉戰。 二次F向創作非商業用途 僅供同好交流。
閒庭信步
paranoia_

祁末弥_

Author:祁末弥_
>> rhym / 祁末弥_


>>禦姐控/偽娘控/眼鏡控/領帶襯衫控



>> 提子聯盟成員.



>>英勇無畏就是要肉搏
—— 我的悲痛都是火星 - =



>> 節操是個好東西
——它真的很好吃 【靠



>> 不要什麽都往鍋裡扔
——希望明天桌上的青菜湯里綠的不是青椒紅的不是番茄【我是認真的.



>>本命:
Lockon × Tieria
1869
1818



>>同好交流歡迎


>>雷區:
逆本命的大多數雷 拆本命的一律雷 = =|||



>>深水魚打撈
LOLI小白恕不接待
自來熟出門左拐

懶人咩身上要起霉了
夢話發芽之地
通往不明之處
年年月月荒廢之時
物以類聚人要群居
胡言亂語唧唧歪歪
這么可愛踩壞了不好.
要愛護花花草草及土豆呦~ 【咦?
同萌群聚邀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淨化
要相信它一定可以連上的 T////T